中文版 English
用 户 名: 密  码:
朱崇实、刘志云等著:《混业经营趋势下的中国金融监管法:挑战与革新》

    


    


 


 厦门大学出版社2013年4月出版。


  


内容摘要


 


    没有妥善处理好金融监管与金融创新的矛盾是本次国际金融危机爆发的主要原因,金融危机不仅引发了英美等国金融监管机制的重大变革,也引发国内外有关金融监管与金融创新的矛盾与协调之问题的热烈讨论,我国金融监管体制的相应革新也提上了日程。处理好金融监管与金融创新的关系,无疑是国内金融监管立法的一大任务。相关法律以及金融监管措施不能束缚金融创新而阻碍金融发展,但又必须防范由此带来的巨大金融风险。晚近国内金融业发展的一大金融创新,即混业经营,从事实上已把“分业经营”体制打破,也对“分业监管”模式提出了巨大的挑战。不过,目前“分业监管”模式在中国仍然具有一定的合理性,国内金融监管体制的革新以及相应法律的变革将是一个渐进的过程。


    在金融机构混业经营趋势下,研究国际金融危机对各国金融监管模式的冲击以及随之的制度变化,分析目前国内金融监管机制的困境与挑战,评估与预测混业经营趋势下国内金融监管机制的革新,正是本书的研究主线。由于金融业内的机构合作与金融业与产业之间的合作具有本质上的区别,因此,本书对混业经营趋势下金融监管模式的研究主要集中在对金融业内混业经营的监管问题的研究,而没有兼顾金融业与产业之间的混业经营的监管问题的研究。具体的讲,本书包括导论与正文两大部分,正文又分为七章。


    在导论部分,首先介绍了本文的研究背景,即混业经营趋势在国内的兴起以及监管制度的改变,以及后危机时代金融监管机制变革的全球动态。在此基础上,分析了混业经营趋势下本世纪以来国内学界有关金融监管模式的争论,对本书研究主题的现有研究基础做了一个全面的梳理。然后,探讨了混业经营趋势下国内金融监管体制变化的原因、动态以及未来发展趋势,也对本书的基本立场做出简单的界定。最后,对本书的研究主线、基本内容以及结构框架做出必要介绍。


    第一章为“混业经营趋势下货币政策与金融监管的协调”。国际金融危机的产生原因之一是货币政策与金融监管之间没有建立良好的协调机制。当时出于挤压投资泡沫与降低市场流动性的需要,美国联邦储备署频繁使用了提高存贷款基准利率之调控手段,但贷款利率的走高却让众多次级信用的借款者陷入无力还款的境地。这也成为导致金融危机爆发的“最后一根稻草”,并使得金融监管处于非常被动的境地。无疑,妥善处理货币政策与金融监管之间的关系对于金融稳定与发展是至关重要的,而分别规范货币政策与金融监管的金融调控法与金融监管法的调整与完善也变成当务之急。在我国现行分业经营、分业监管的体制下,由于缺乏良好的协调机制,中国人民银行的货币政策与银监会等金融监管部门之间不能进行及时、有效的沟通和协调,直接影响了货币政策的效果以及金融监管工作的效率,不利于对金融风险的控制。同时,金融监管体系的调整往往具有“危机指向”的历史特征,在后危机时代欧美各国对金融监管体系的改革也涉及到央行的货币政策与金融监管的协调问题,宏观审慎监管理念重新进入各国金融体制的核心。在“后危机”时代,面对中国人民银行的货币政策和金融监管协调不足的现状,汲取他国经验,从完善相关法律、引入新制度、界定协调责任等角度,处理中国人民银行的货币政策与金融监管之间的冲突,构建与完善良好的协调机制是必由之路。


    第二章为“混业经营趋势下金融监管协调机制的完善”。 20世纪中后期以来,在金融创新等各种力量的综合推动下,混业经营已然成为国际上金融业的主流发展趋势。伴随着金融混业经营的不断深化,金融活动日益复杂,金融风险日趋多样化,建立一个可统筹运用和有效整合各类监管资源、运转高效且反应迅速的金融监管协调机制显得尤为重要。本章首先阐述金融监管协调机制理论,分析金融监管协调机制的概念、主要内容和意义;其次,剖析我国金融监管协调机制的现状和存在的问题,介绍域外部分国家和地区金融监管协调机制的模式并总结经验;最后,探讨混业经营趋势下我国应如何完善现有的金融监管协调机制。


    第三章为“混业经营趋势下银保合作的法律监管”。20世纪70年代以来,经济全球化和金融自由化不断发展,金融业开始从分业经营走向混业经营,极大地推动了银行与保险公司之间全方位多层次的业务合作乃至资本的相互融合,银保合作由此产生。银保合作带来巨大利益的同时,其伴随的风险亦不容小觑,故各国纷纷加强了对银保合作的法律监管。本章将从分析银保合作的基本理论出发,借鉴相关法律监管的域外经验,就我国银保合作法律监管的现状,提出具体的完善意见。


    第四章为“混业经营趋势下银证合作的法律监管”。作为金融市场最为重要的两个组成部分,银行业和证券业在20世纪以来的分分合合不仅反映了不同时期社会经济的发展要求,也折射出金融行业和金融制度的发展变迁。尽管银证合作潜藏着威胁银行经营安全与稳健的因素,然而银行业和证券业的合作与融合更多的是带来了两个行业的更好发展以及整个金融业的资源整合,因而具有重要意义。目前,我国银证合作业务已经广泛开展,例如同业拆借和债券回购业务、银证转账业务、股票质押贷款业务和投资银行业务等。在股权合作层面,涌现出了以光大集团和中信集团为代表的金融控股集团,反映出我国银证合作正向更高层次发展。混业经营趋势下的银证合作也给银证分业监管体制带来了严峻的挑战,长期来看,构建集中式金融监管体制应该是最理想的选择,但是当前最为紧迫的工作则是完善分业监管体制之下,中国人民银行、银监会和证监会之间的监管协调与合作机制。欧美主要发达国家银证合作发展及监管制度演变历程,特别是2007年美国次贷危机之后,英美等国金融监管法律和政策的调整,无疑可以为我国在混业经营趋势下正确认识和妥善处理银证合作监管问题提供参考和借鉴。


    第五章为“混业经营趋势下银信合作的法律监管”。信托源自英国用益制(USE)制度,在历经民事信托、商事信托的丰富之后,已日臻完善。而今已发展成为一种基于所有者之增益抑或其他特定目的,将财产交付他人进行管理和处分的制度。美国信托法专家鲍格特(Bogert)将其定义为“基于当事人间的信任关系,一方当事人享有财产的所有权,并负有衡平法上为另一人的利益管理和处分该财产的义务。”在金融泛化的当下,信托业契合金融创新的理念,其灵活性简直“可以与人类的想象力相媲美”。使得信托业成为金融领域中最为活跃的板块,被广泛的应用于银行、保险、资产管理等各个方面。当下,信托的制度运作和监管也完全融入银行、证券等金融各业之中,成为资本运作的重要途径。整体而言,无论是在分业经营时期,还是在混业经营阶段,信托都能顺利跨越货币市场、资本市场、产业市场而游刃有余,为激发金融创新、提高资本运作效率提供了广阔的发展空间。但是对于我国而言,信托制度却是一种舶来品,虽在改革之初便已得到初步发展,但由于当时法律基础薄弱,缺乏对信托制度的正确定位,仅关注其“代人敛财”的融资功能,却忽视了更为重要的“代人理财”等管理责任。使信托业在日后的发展中陷入了“发展——违规——整顿——再发展——再违规”的恶性循环之中,其间历经五次整改,终在“一法两规”的引导下步入正常的轨道。然而,在混业经营日趋明朗的当下,银信合作的方向又近迷失,为防前车之鉴,只有厘清信托业发展脉络,并在此基础上寻求银信合作业务的发展空间,并设计与之对应的监管政策,方能突破当下面临之尴尬困境,实现银行与信托业务合作的可持续发展。


    第六章为“混业经营趋势下证保合作的法律监管”。 肇始于20世纪70年代的新一轮金融创新运动,在助推金融国际化和自由化浪潮的同时,也将各类金融机构的竞争带入白热化阶段。为了进一步开拓市场,各国政府纷纷推行金融制度改革,采取自由化措施以放松管制,并开始打破金融诸业之间的政策壁垒,促进资本的自由流动,致使金融机构之间的业务界限日益模糊,金融混业趋势日渐明朗化。其中,以融资见长的证券业和以分摊风险为主的保险业积极展开全方位的业务合作及资本融合,在为经济发展注入了无尽活力的同时,也带来了诸多新的金融风险,各国纷纷加强对证保合作的金融监管。本章从分析证保合作的基本理论及对其实施法律监管的必要性入手,借鉴域外相关法律监管的先进经验,结合我国证保合作的法律监管现状及问题,提出具体的完善建议。


   第七章为“混业经营趋势下证信合作的法律监管”。 在金融自由化和一体化日益加深的背景下,现代金融业正逐渐从分业经营向混业经营过渡,金融业务的交叉与融合层出不穷,金融部门的界限也趋于模糊。信托公司与证券公司在实业投资、资本运作以及业务经营等方面展开的广泛合作,是金融业创新与发展之必须,但也伴随着相应的问题与风险,因此对其进行法律监管实为题中之义。本章从证信合作的一般介绍出发,借鉴域外法律监管的经验并审视我国证信合作法律监管的现状,探讨混业经营趋势下完善证信合作法律监管应有之面向。


 



 

[编辑:刘志云 2013-04-26 访问次数:6051]
返回列表